观看记录 清空
    • 视频
    • 资讯

    【谷穗熟了】 第一章 装疯卖傻操母亲 二嫂主动送上门

    2019-04-28 11:15:20 福利小说 113阅读

    第一章 裝瘋賣傻操母親 二嫂主動送

      回到清朝已經好幾個月了,在我的茫然和周圍人的怪異眼光與嘖嘖稱奇中,我逐漸明白了在我身上發生的事情,幾個月前我演繹了科幻小說中的情節,從1992年的夏天回到了清朝末年,現在是光緒21年的初秋(我曆史知識一無所知,時間、人物、地點亂的一塌糊塗,請見量,我姑妄言之,各位色友就姑妄聽之吧主要看我的色的情節和故事嘛)。  這是一個地處東北的封建地主大家庭,說不上赫赫有名卻真的富甲一方,我是家中四子叫華雲林,我還有三個哥哥和兩個姐姐,父親是一個快60歲的老人,可他卻有三個虎狼之年的老婆,我是正房所生,今年16歲,因爲幾個哥哥不是太過愚鈍就是胡來,隻有我打小就聰明伶俐,人長的也漂亮討人喜歡,所以我是全家人的明珠,也是十裏八鄉公認的,未來這個家庭的統治者、父親的接班人。  這天晚飯之後我正象往常一樣,站在院子裏對著天空發呆。  「雲林,快回屋吧,夫人叫你洗洗早點歇著。」說話的是我的奶娘王媽專門侍奉我的。從我出生開始一直把我帶大,出現這次變故之後,母親更是讓她寸步不離的跟著我。  原本是王媽陪我一起睡覺,服侍我的,現在因爲母親不放心,便親自搬過來和我一起睡,隨時照顧我。  我一聲不吭的回到屋裏做在炕沿上,母親已經把水準備好,正蹲下身子給我脫鞋,媽媽今年40歲官宦人家的大家閨秀,16就嫁給了35歲的父親,姿色中上等,豐滿白皙,是一個標準的肥美誘人的熟婦。  「雲林早點睡明天,跟著大哥去新安鎮舅舅家玩吧,整天呆在家裏多悶的慌啊,也不出去和別人玩了,上次你不是說不喜歡原來的桌子嗎,明天去了告訴你舅舅,讓他給你做。」媽媽一邊給我擦腳一邊說。  「咣鐺」我一腳踢翻了銅盆,「好好好,不喜歡就不去,哎……這孩子……老天爺啊,娘上輩子作了什麼孽啊……嗚嗚……嗚……」媽媽說道最後哭了起來。  是啊她原來天真活潑,整天在她懷裏撒嬌的兒子不見了,醒來後我一個月也難得說一兩句話。娘,原來在基地母親也是這樣娘這、娘那的稱呼自己……一下班回家:石頭想吃什麼呀,娘給你做……石頭,快洗手娘今天給你燉的排骨……石頭,娘……  想象者我突然不見了之後,父親悶頭猛抽著劣質香煙,娘哭的紅腫的眼睛,無盡的悲傷席卷而來,喉頭一甜我大哭了起來:「娘啊,娘你還好嗎,我也想你們啊……娘啊……」  我狼一樣的嚎叫嚇的聞聲而來收拾洗腳盆的奶娘王媽,一哆嗦,母親也止住了哭聲,驚異的看者我,醒來以後我就沒有叫過她一聲,當然這次也不是。  「兒啊,你終于肯開口了,你終于叫我娘了。」我沒有理她依然在嚎哭著。  「太太這……」我的舉動把王媽嚇著了,怯生生的喊著媽媽。  「沒事!王媽你下去吧。」  王媽走後,媽媽走到我身邊,將我的頭攬在她的懷裏。  「兒啊,沒事了別哭了,你好了,哪天把我的兒給嚇著了……」  聽著她溫柔的安慰,臉在媽媽的大胸脯上蹭著,我漸漸的止住了哭聲,心情也平靜了許多,代之而來的是陣陣肉體的芬芳,我站起來將她抱在懷裏,在她的耳邊「媽」這次是叫她,哎乖兒子,媽的好雲林……母子兩人就這樣靜靜的摟著對方……  幾個月以來我隻所以不聲不響,不是我變傻了,而是實在接受不了這樣巨大的變故,雖然家人各個對我都很親,但我依然感覺到陌生,一切都是那麼的陌生,我感到恐懼和不知所措,我這身體裏的現代思維和肉體裏若有若無的古代意識在激烈的糾纏著,有時幾乎無法控制身體,慢慢的現代的我占了上風,本來就很弱的古代意識象房間裏的污濁空氣一樣,在被現代意識占據並主導的肉體和家人的呵護中抽空了,消失于茫茫的無限之中,今天我在經過最後一次發洩之後,徹底放棄了這種沒有答案的思考,認命了,人的一生,左邊是痛苦,右邊是誘惑,能夠堅定地走完自己該走的路的人又有多少呢?即來之則安之吧。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時間好象停止了一樣,我和媽媽的眼淚漸漸的沒有了,隻是緊緊的摟者對方,安靜下來的我,逐漸感覺到了媽媽那通過豐滿的乳房傳來的溫暖和心跳,中年婦女那特有的成熟風韻與氣息不停的刺激著我,我的陰莖不受控制、緩慢但堅強有力的挺了起來,直到一直頂到了母親的小腹,我開始輕輕的扭動下體,媽媽也感覺到了我的勃起。  「好了雲林,他們都睡了我們也睡吧兒……」  「不!」我不等媽媽說完就打斷了她,手也從後背滑向了她的肥圓的屁股,抓捏著。  「雲林……」媽媽驚叫著,一轉頭,香潤的嘴唇無意間碰到了我的嘴上,對呀親她,我雙手分抓著她的兩片豐臀,用力揉捏。  嘴開始吻她光華白皙的臉頰。  「雲林,你這是幹什麼呀,我是你娘啊……雲林……不行……」  我沒有理她慢慢的嘴叼住了她的耳垂輕輕地用舌頭舔著。  「林啊……你這是怎麼了……我是你娘啊……兒子快住手……天啊這還是我的兒子嗎……雲林快住手……讓人看見了,娘還怎麼活……嗚……」  趁她慌亂的功夫我抓住她的發纘,一口親住了她的小嘴,舌頭硬生生的伸了進去。  「嗚嗚……」媽媽緊張的全身戰抖,想掙又掙不開,頭一動不動的被我按在嘴上,舌頭猛烈的攪拌著媽媽口裏的香醇唾液。  「嗚……誤……嗚……」媽媽不停的扭動著身體,一支胳膊瘋狂的撕打著我,企圖掙脫我的束縛,但卻不敢咬我的舌頭,正是抓住了她的這個弱點,我得寸進尺的把原本抓撫她豐腴美臀的罪惡之手向下揮去,隔著衣服摳住了她的會陰,快速的揉摸著,在那一剎那媽媽的身體猛的一陣,「嗚……」發出了長長的一聲鼻音。  我這時除了雞巴因無比的興奮而異常堅挺外,頭腦異常的清醒、冷靜,已往看過的幾乎所有的毛片和亂倫故事的情節,一幕幕快速卻清晰的在我腦海中閃過,這讓我激動不已,努力的尋找著可以套用的技巧和言辭。  在這場兒子和媽媽的搏弈中,媽媽的褲帶卻天助我似的開了,她的褲子一下子掉了下來,若不是我的手還隔著褲子,在拼命的以我以爲高超的方式揉弄她的陰部,絳紫色的綢褲早就掉在地上了,沒等她反映過來我的手輕輕往下一帶,她的褲子就滑到了地上,露出了圓滑潔白的美麗屁股,在燭光的映襯下閃爍著耀眼的光芒,沒有猶豫我的手又回到了原地,憑著感覺和經驗手指插進了她的陰道。  「濕了!!媽媽的陰道裏流出淫水了。」雖然不太多但是這一個偉大的發現還是讓我,突然有了想射精的感覺,雞巴一翹一翹的悸動著,忍住千萬不能在這個時候出來啊,我放開媽媽的頭大口的喘息著。  媽媽在我松開頭發的那一瞬間,發出了啊的一聲嬌叫聲,陰道裏的嫩肉沒有規律的收縮著,嘴裏連呼帶喘的低呼著:「雲林,你著畜生,快放手,啊……你中了什麼魔障……啊……我是娘……娘……啊……兒子快放開我……」  「放開?我瘋了嗎,放開你想的美。」  在我的手指的抽動中媽媽的身體已經有了相當快樂的反映,應該說可以插進了,但是長久以來的封建道統、倫理道德對她的禁錮,平時就是在外人面前把腳露在外面都感到難爲情的她,今天卻因爲羞恥心、慌亂讓她沒有發覺自己生理上的變化,不要說現在玩弄她的是她的親生兒子,就是和自己的丈夫都沒有過如此的經曆。  飽漲的陰莖和媽媽的反映讓我的動作激烈了起來,不在有原先試探性的顧忌,粗暴的把她按在了炕上,嘴裏不停的叫著:「娘……娘……我難受,我要操穴……我要XXXX……」  聽到我的話媽媽的掙紮一下子停了下來,臉一下子漲成了紫紅色(此情此景肯定讓她郁悶無比,難以接受吧),如此淫蕩下流的話對出身于沒落官宦人家,從小接受三從四德、封建禮教的她來說是四十年來的第一次,她的嘴唇蠕動著很費力的擠出:「天啊……我這是怎麼了,我做了什麼孽啊,……你如此對我……雲林我是你娘啊……」  兩行清淚緩緩的流了出來,內心痛苦異常,前不久最寵愛兒子的突然變故讓她緊張萬分,媽媽一直將我看成是她未來的依靠和寥寂心靈的唯一寄托,因爲在媽媽懷上我之後,父親就在也沒有碰過她一手指頭,因爲那時我的三娘已經被父親娶進了門,與母親和二娘的呆闆機械反映相比,三娘床上的淫蕩妖豔和婉轉承歡讓父親留戀忘反,加之年紀大了根本就無法在床地之間均施雨露,撫慰母親、二娘她們如狼似虎、嗷嗷待哺的美妙肉體。  這是後來在我一次剛剛幹完母親,騎在她身上,依然漲大的陰莖還浸泡在媽媽的小穴裏讓她休息時,媽媽對我講的。到現在媽媽還是認爲我第一次操她是因爲我中了邪,讓什麼不幹淨的東西上了身,否則一個十六歲的少年那裏會有那麼高超的*** 技巧,讓她快樂的上天入地,死去活來,過後還帶著我到處燒香拜佛,我也因此機會得以和風月庵的了塵母女三人共參歡喜佛。

      現在我隻想著該如何盡快的把雞巴插進她的陰道裏,享受那久違的雞巴與小穴親密摩擦帶來的快樂與舒適。在媽媽的眼淚中我又忙亂的扯開了她的上衣,微微下捶飽滿的乳房顫動著出現在我的眼前,勃起的乳頭輕輕晃動者……  「哦……媽媽……你的奶子真好看,我要你,我要讓你成爲我的女人,從今往後你是我的……我一個人的媽媽……」我邊用力把玩著她的乳房邊說,在如此成熟曼妙美麗的肉體面前我有些語無倫次,何況等會兒我要操的還是我的親生母親。  「不……兒子……你不能這樣……對我……我是你娘親啊……兒子和媽媽……這讓我們怎麼活啊……你爹知道了不的活活氣死啊……放開媽媽……雲林。聽話……啊!」  媽媽有些從剛才的震驚中緩過勁來了,要繼續努力今天不但一定要操了她而且玩過之後一定不能讓她有太多太大的罪惡感或什麼過激的尋死溺活的舉動,我依照原來的挑逗動作繼續努力動作著,嘴了又吐出了讓她心跳加速或驟停的淫詞蕩語:「不媽媽,你是我的親娘也是我的女人,白天你做我媽媽,晚上我是你男人,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你的臉蛋、你的屁股、你的乳房,我……我要……XXXX……XXXX的穴……你的……你的嘴……還有那圓圓的屁眼,都是我的……我的,父親操的我爲什麼操不得?我要用盡天下所有玩女人的方法玩弄你,把你操熟……操透……操爛……媽媽……媽……我要呀……要要要……」  母親在我的直視和無恥表白中羞愧的將粉臉扭向了一旁又一時語塞,同時她也意識到了自己身體的變化,潮水一樣的酸癢洶湧而來,要不是被兒子壓在身下手早就忍不住的伸下去了,媽媽淫水已經順著我的手指流到了屁股上、炕上,她烏黑漂亮的陰毛也因沾上了淫水顯得明亮光澤。  「你看媽媽……你的水出來了,你也想要了是嗎?……媽媽你也想讓兒子的大雞巴插進你的小穴裏了是嗎……你流的水可真多啊……娘,來吧……讓我們一起快樂的享受操穴的快樂吧……不XXXX我今天會死(這是真話噢)……娘我難受,你看我這是怎麼了……」  我跳上炕幾把撕掉自己的衣服釋放出鼓脹欲裂的陰莖。  「喔……啊……」見到我的雞巴後我和媽媽同時發出了驚奇的叫喊聲,她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這麼硬的雞巴,有七八寸長,通體血紅前面的龜頭象小鴨蛋,不由得心理一緊。  「這麼大啊……」十幾年無人造訪、荒蕪太久的小穴裏又是一陣抽搐,流出了更多的淫水,雙眼緊緊的向上凝視著無法忍受的欲火騰的竄了起來席卷全身,盡管展現在她面前的這強壯有力的雞巴是她兒子的……我的驚訝是因爲我原來的雞巴沒有這麼大,剛來到這個世界時隻是感覺陰莖比原來變白了,沒想到今天見到了充血勃起的家夥,不由得內心一陣狂喜,穿越時空之變讓我得到了如此巨大堅硬的雞巴,也算不枉此行了。  迅速的我又騎上了媽媽的小腹,抓起她的手放在我的雞巴上。  「媽媽你看,我這是怎麼了,我要破了……我疼……我難受……我……」  「啊……哦……我……」陰莖上火焰般燃燒的熱度讓從媽媽的手上飛快的傳遞到了她的小穴裏,強烈的刺激讓她再也無法忍受,一下子達到了高潮,陰精象是受到了多大壓力一樣無法控制的竄了出來……  小手死命的攥著我的雞巴,想拼命的抑制住身體的顫抖……  「……o喔……哦……」  「成了!」我也感覺到了媽媽的異樣,但卻依然一副癡呆的表情。  「娘,你怎麼了,病了嗎……」高潮過後的媽媽更加顯得嬌媚可愛,讓人恨不得一口吞進肚子裏,一口氣操死她,父親這十幾年來真是……  兒子面前的高潮,而且是從未有過的強烈高潮,讓媽媽羞愧的粉臉通紅,雙眼緊閉,頭不知所措的左右擺動著。  「媽媽你說話啊……我該怎麼辦吶?……」嘴裏雖然說著可身體卻扭向了媽媽的下體,想親吻她的小穴,頭伏在媽媽的小腹上下巴輕揉著她恥骨上茂盛的陰毛,一股強烈刺鼻的臊味沖進了我的肺裏,生長了四十年的成熟肥穴展現在了我的眼前,由于父親使用的極少,陰唇還是紫紅色的上面凝結著媽媽剛才洩出的淫水,本想給她來個*** ,但是想到哪個時候的衛生條件……嗨……還是算了吧,雖然我非常喜歡女人吸允我的雞巴,但我卻不喜歡給女人*** ,那鹹鹹的味實在是不怎麼樣,吻了吻她的陰毛和大腿內側,我又翻身趴在媽媽身上,雞巴頂在她的大腿間,一手蓋向乳房,一手抓住她的頭發,嘴從粉項開始親吻了起來。  「媽媽……剛才你舒服嗎……林兒好嗎?……你下面流的是什麼呀……我的雞巴怎麼變的這麼大啊……媽媽……我愛你……我不能沒有你……我要進去……讓我進去……我要XXXX……我的雞巴憋的難受……」  媽媽被我摸乳吮吻的動作弄得 癢難當,嬌怒地叫道:「不……不要……啊……嗯……別……別……媽媽的……啊……嗯……嗯……」  她嬌軀上的溫度很高,欲焰已侵襲著她的神經,違背人倫道德羞怯、貞操難保的痛苦和性的舒暢表情交織在她的嬌靨上,形成一種奇異的感覺,使她無以適從。  我開始向她的下身攻擊,撫揉著她那白白嫩嫩的大屁股,用一手揉揉粉妝玉琢的小腹和肚臍,再向下摸到了那一大片如絲如絨的陰毛,搓弄撫抓了好久,撥開濃密的黑毛,找到肥隆突出的陰阜,摸上兩片發燙的大陰唇,一陣撫弄之下,濕淋淋的淫水就沾滿了我的手指。在我輕輕地攪動下,一陣淫水激射而出,流得她大屁股下的床單都濕了一大片,我漸漸在她的桃園春洞裏挖扣了起來。  媽媽被我調弄得嬌喘籲籲,一雙粉腿扭來扭去地移動著,媚眼如絲地半開半閉,兩片濕潤火燙的性感紅唇抖顫顫地顯露出她情欲沖動的表征。  媽媽呻吟著:「啊……喲……不……不要嘛……啊……你……你的……手……拿開……求……求求你……啊……喔……喔……啊啊……喲……嗯……嗯……哼……喔……喔……」  媽媽的小嘴裏輕輕洩出淫糜的浪哼聲,陰璧的嫩肉也一緊一松地抽搐收縮著,帶點吸力地把我的手指夾住,她雙腿的肌肉不住地抖顫著,嬌軀熾熱地不停打擺,心跳加速,嬌喘急促,小肥穴不斷地像洩洪般流出一陣陣的淫水,哼叫聲也更像叫床也似的:「噢……噢……不……不要嘛……不……可以……你……啊……癢死……了……癢死……媽媽了……哎唷……你……」  在我的努力之下漸漸的她的羞恥和惱怒之心拋到九霄雲外了,這時她的叫聲也變成了:「哎呀……我的……寶貝……媽媽……的……好兒子……啊……唷……親……親丈夫……親……哥哥……媽媽……好……舒服……好美……喔……啊……」  我強忍著自己的亢奮性欲,繼續工作著因爲等一下我要用,我的大雞巴徹底地征服她的小浪穴,讓她以後死心塌地而成爲我性的玩物、大雞巴的禁臠,將來她這具完美的嬌軀就可以隨時任我享用、任我插幹變成我床上的蕩婦淫女,等著我去滋潤她發騷的小浪穴,我一直等到她全然陶醉了,完全迷失了平日作爲大家庭女主人的高貴風範。  在這漫長的秋夜裏我跨在媽媽身上象一位即將出征的大將軍,媽媽微羞著嬌靨,嬌軀依偎在我的胸前,表現出一付她很幸福的狀態有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蕊,等著我這支尋蜜的蝴蝶來采。完全忘記了我們之間的身份心中隻留下了,綿綿的情欲嬌喘微顫不已,媚眼眯成一線,仿佛是在向我訴手說著她這十幾年來久曠難捱的閨中寂寞。一絲不掛的嬌軀躺在我身下,等待著我即將到來的抽插操弄,我的龜頭在小浪穴外蜻蜓點水般地遊移著,在媽媽的小陰唇上四處磨擦,隻弄得媽媽小穴濕濡濡地洩了一堆淫水出來,手也在她豐肥的乳房上搓揉按捏著。  媽媽忍不住我的這般折磨,哀求的眼眸可憐地企求著我,大肥臀開始主動擺動搖挺,表露出小浪穴的饑渴,並繼續裝瘋賣傻:「媽媽……媽媽……我的親娘……我要我要……我要進去XXXX……快……快點……」  說道最後我都有了哭腔,在我催情動作下,她拋棄一切羞恥地用手來握我的大雞巴:「兒子,娘給你,娘上輩子欠你的,啊……啊……媽媽受……不了……」  她高亢嬌啼的聲音,在我耳裏聽起來像仙樂飄飄似地,媽媽這時已控制不了她的理智,握著我的大雞巴,沾些她小穴裏流出來的淫水,讓龜頭頂著發燙的小陰唇:「來吧……兒啊……插進來吧……」  我屁股故意的用力一挺,「滋!」的一聲,就把我的大雞巴幹進媽媽的小穴中四、五寸。  不料媽媽的小嘴裏卻哀呼道:「哎唷……慢……慢點……疼……媽媽的……小穴……好痛……大雞巴……太……粗了……等……等媽媽……的……水……潤滑……了……再……再插……你的雞巴也真是太大了……啊……輕點……娘曠的太久了……啊……」  我興奮地用恥骨壓著她的小腹,陰毛磨著她的小陰核,磨了一陣,小穴裏的淫水流得我的陰毛都浸濕了,感到插在她那緊小、暖滑、濕潤的小肥穴裏有說不出的舒服。  像媽媽這嬌豔性感、高貴成熟的美嬌娘,嫁給父親真是白白浪費了,媽媽被我溫柔的動作激得欲焰高張,夢囈似地呻吟浪叫著:「啊!……喔……親丈夫……媽媽……的……好兒子……你……慢慢用……用力……一點……沒關系……啊……對了……就是……這樣……喔……喔……快磨……磨……那裏……就是……那裏……好……癢……喔……喔……重……重一……點……啊……啊……」  我扭著屁股,左右上下地抽動著大雞巴,時而輕點,時而重壓,媽媽也將她的大屁股往上挺搖,讓她的小肥穴和我的大雞巴更緊密地接合,小嘴裏也淫浪地叫道:「啊……用力……插……親丈……夫……奸死……媽媽……吧……我好……好舒服……媽媽……忍不……住……要……要洩……洩了……」  我的大雞巴與她陰壁裏的嫩肉每磨擦一次,媽媽的嬌軀就會抽搐一下,而她每抽搐一下,小穴裏也會緊夾一次,直到她小肥穴裏一股滾燙的陰精直沖著大龜頭,我這才把屁股狠力一壓,大雞巴整根猛插到底,媽媽的子宮口像一張小嘴似地含吮著我深深幹入的大雞巴,那種又暖又緊的感覺,可真好啊……  每次都深深的操到她花心裏,讓媽媽忘情地嬌軀不停地顫抖、小腿亂伸、肥臀猛篩,全身像蛇一樣地緊纏著我的身體。這時的她隻知道本能地擡高肥臀,把小穴上挺,再上挺,舒服的媚眼如絲,氣喘咻咻地浪叫道:「哎呀……好兒子……親……親丈夫……媽媽……要……要被你……幹死……了……啊……喔……大雞……巴……快要……整死……我了……媽媽……被你操……得……好……舒服……喲……你……你真……是……媽媽……心愛……的……小丈夫……啊……媽媽爽……爽死了……」  媽媽香汗淋漓,櫻唇微張,嬌豔的臉上呈現著性欲滿足的爽快表情,淫聲浪語地叫道:「媽媽的親漢子……我的爺呀……媽媽……的……好……丈夫……你……你真……厲害……大雞巴……又……又快要……操死……媽媽……了……哎唷……親兒子……小……丈夫……你……真要了……媽媽……的……命了……媽媽……會被你……幹死……的……喔喔……」  她的花心像嬰兒吃奶般吸吮著我的大雞巴,我漲硬的發痛的陰莖,在狂野的操弄了媽媽一陣之後,幹進媽媽的小穴心裏,她的花心像嬰兒吃奶般吸吮著我的大雞巴,不想再忍耐了,于是就在一陣暢快之中,噗!噗!把濃濃的精液一洩如注地往她子宮裏射進去,伏在她的嬌軀上,雞巴深深的插在她肥美的陰道裏被她的小穴嫩肉緊緊夾住,盡情的享受者媽媽高潮的收縮,兩人全身都抖顫顫地緊緊纏抱著,飄向神仙般的爽快境界裏去了。  我們並不知道在我的窗外有一雙年輕美麗的單鳳眼在她乖巧的舌頭舔開的小洞中,一動不動的緊盯著我和媽媽無恥被德的亂倫相奸她的下體在我首次玩弄母親的過程中不動而至的來了多次高潮……  夜已經很深了,桌上的蠟燭隻剩下了一個頭,火焰在不穩定的跳躍著,象是在爲我的成功加油吶喊。

      那陣纏綿繾綣的*** 大戰,已經突破了我們母子之間的藩籬,我雙手捧著媽媽的香臉,溫柔的望著她,一股羞怯和甜蜜的表情充溢在她的嬌靨,粗大結實的陰莖並沒有因爲射精而軟下來,依然暴漲的添塞充滿著媽媽因不被使用而變的緊窄的小穴腔道,讓她感到溫暖、充實幸福,我意猶未盡地撫揉著媽媽的豐滿肥乳,捏捏她的奶頭,媽媽也甘心情願地把她的小香舌吐進我的嘴裏讓我吸吮,兩人的手在對方的身上互相探索著,雙舌翻騰攪動,唾液互流,真是人間一大樂事,快意至極。  在我的身下媽媽暗暗下定決心,今後隻要我需要她便脫下全身的衣物,獻出肉體任我奸淫,隨意玩弄緻死不虞。可嘴上卻言不由衷的說:「孩子,我們都做了些什麼呀……我是你爹的老婆……你的親娘……可是我們……你讓我怎麼見人啊……」  我管他呢,反正我的雞巴還硬硬的插在她的小穴裏呢,正準備待媽媽休息好後繼續操她呢,機會難得,我今天一定要徹底的征服媽媽,做我的情婦,讓我今後盡情肆意的玩弄,發洩我無盡的欲焰,我把大雞巴抽出一半,又猛地挺了進去,媽媽震得嬌軀一抖,雙手緊抱著我,浪聲叫道:「哎……哎唷……你……你還沒……洩……洩精啊……喔……喔……又……頂到……媽媽……啊……的花……花心……了……啦……啊……啊……啊……不行我們不能在這樣了,我們怎麼對的起你父親啊……」  說道最後又開始流出了眼淚,我依舊不吭聲由慢至快的逐漸加快抽動,高潮和生理反映是硬道理,至于她說什麼我現在已經不在乎了,隻要讓她今天體驗到從未有過的*** 極至,先在肉體上征服她,再將她體內原本就有的淫蕩風騷下賤的一面,挖出來赤裸裸的顯現在我面前,打破人類社會後天強加給我們的那層虛僞面紗,讓她在我面前徹底丟掉尊嚴與自信變成一個純動物性的人,不怕她今後不乖乖就範,我轉動著屁股,使龜頭在她小穴裏也跟著像螺絲般旋轉起來,肉體的快感又媽媽爽得媚眼細眯、櫻唇哆嗦、嬌軀巨顫著。  「呀……呀……對……哎唷……哎呀……喔……好……舒服呀……喔……喔……大雞巴……兒子……你……幹得……媽媽……舒服極……了……哎唷……媽媽……爽……爽死了……啦……哎唷……喂呀……喔……喔……喔……」  怎麼樣!又來了吧,這次我要讓你徹底的從精神到肉體臣服于我。  「哦……媽媽……我的媽媽……親娘啊……你舒服嗎?……我操的好不好,……說呀……告訴我……我的雞巴大嗎?……媽媽……」  「你……你……」媽媽有些不知所措,我突然伏下身子,雙手抓住她的頭發,緊盯她的雙眼,屁股更加劇烈的聳動著,我們的結合出發出了「啪啪」的撞擊聲和「咋咋」的淫水攪動聲,「告訴我,你舒服嗎」「舒服……兒子……我舒服。」「我的雞巴大嗎,粗嗎……」「粗……啊……粗哦……真粗大啊……輕……輕些……林兒……我有些受不了……」「那兒受不了,是穴嗎」「是……是……啊……啊……啊……是穴啊……娘……娘求你了」「別……啊……別……問了……啊我……我……」說出穴字讓她羞憤不已,但被我緊抓著頭發,無法扭動臉隻得緊緊的閉著眼睛不敢看我,「爲什麼不問啊……我在操我娘……操我親娘……操我的親生媽媽。啊……真他XX的舒服……啊……有多少人能操到自己美麗的親娘呢……恩……而且是我媽媽把我的雞巴放進去的啊……」「林兒……啊……娘求你了……啊……別在……別在……」「不……我說……和媽媽操穴爽啊……是吧……媽媽……是不是啊媽媽……睜開眼睛看著我……」我強硬的命令到,媽媽這時已經讓我瘋狂的幹的渾身是汗,身體扭曲抽搐著不停的大口喘息,聽到我的話腔調不對媽媽睜開了眼睛有些驚恐的看著我,「我是誰」「是……啊……是我的……啊……我的林兒……」「林兒在幹什麼」  「……我……我……在操穴……啊」  「操誰的穴?」  「我……我……的」  狂風暴雨般的快感和頑固的羞恥心讓媽媽委屈的哭了起來。  「媽媽……啊……你哭什麼嗎……難道兒子操的你不爽嗎……你剛才不是被我操上天了嗎……不錯我是你兒子……可是……我的雞巴硬了,你的穴癢了,我們一起幹幹不是挺好的嗎,你剛才不也在大聲叫床嗎……」  我把抽插的速度放慢好讓她能用心的聽進去。  「我們不說誰知道呢,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我們母子在亂倫,可我們亂的享受、舒服,你現在舍得我把大雞巴抽出來嗎?」  「啊……我……我……啊……啊……」  「就是嗎,兒子的大雞巴讓欲仙欲死,快樂無比,你還想那麼多幹什麼呢,和兒子一起享受吧……啊……媽媽……你的穴真緊,勒的我的雞巴太舒服了……」  「可是……啊……可是……要是……啊……」  「還可是什麼……啊……媽媽……如今已經生米煮成熟飯……啊……不操也操了……還是兩次……爹的雞巴有我大嗎……有我今天XXXX這麼爽嗎……肯定沒有……是嗎……媽媽……告訴我……誰操的你爽……啊……」  「是……啊……是你……」  「是我什麼」  我有點失去耐心了,惡狠狠的說道,媽媽緊張的說道:「……啊……啊……是啊……是你……操的我爽啊……」  「爲什麼操的爽!」  「啊……哦……因爲……因爲……你……你的……雞巴……雞巴……大啊……又粗又硬……長的都捅到啊……捅到娘的肚子裏去了啊……用力啊……用力操……操我……」  我雖然依命加速……  但依然在幫助媽媽洗腦。  「媽媽啊……你說……我們……母子相奸快不快樂啊……」  「快啊……快樂……呀……」  媽媽現在已經開始乖巧的按照我的思路說下去了。  「喔……媽媽……淫蕩的……騷穴媽媽……你真下賤啊……兒子你都勾引……」  「啊……是啊……是……啊……我是個……是個不要臉的女人……我和兒子……和兒子啊……操穴……林啊……我不行了……我……啊……操死我這不要臉……的騷貨吧……啊……」  在我的調教下媽媽又一次的達到了高潮,這次我沒有給她喘息的機會,陰莖仍然強而有力的撞擊著她抽搐的陰道。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呀……嗯……嗯嗯……好……好舒服……心肝寶貝……哎……哎喂……舒服……透了……唷……媽媽……受……受不了……哎唷……我……我爽死……了……啦……」  「媽媽!你舒服嗎?」  「好……舒服呀……哎唷……媽媽的……親……兒子……你……幹得……媽媽……爽死……了……啦……」  「媽媽!叫我幾聲好聽的,我會幹得你更爽。」  「好兒子,乖林兒,操媽媽……啊……操啊……娘的親漢子……娘要死了……要。啊……要死在你的啊……大雞巴下了……啊……我的爺啊……媽媽不想活了……啊……你……操死你啊……你下賤的親娘吧……我的大雞巴……雞巴兒子……」  看來還是要引導……  「叫我親爹……叫我……親爺……叫我親漢子……好丈夫……」  「我的親爹呀……我親親的漢子……啊……哦……我的好丈夫……我的……啊……我的……小爺啊……你操的我好舒服啊……啊……你……我快讓你操……操死了……饒了我……吧……」媽媽現在已經完全迷失了自己。  「媽媽……媽媽……我愛死你了……和兒子操穴亂倫好嗎……」  「好啊……我的親爹……好爸爸……親親的兒子……爺啊……兒子操的我……啊……從沒有過的啊……舒坦啊……大雞巴兒啊……你爹和你啊……沒法比……啊……你的雞巴……又粗又大……火一樣的在我的……穴裏……啊……我……我又不成了……啊……親爹……親爸爸啊……」  媽媽突然地嬌軀一陣抽搐,兩隻玉手更是死緊地抱住了我的闊背,像發了羊癲瘋也似地抖篩著肥臀配合我大雞巴的韻律,浪聲大叫道:「……親……親丈夫……大雞……巴……親爸爸……唔……嗯哼……美死了……哎唷……喔……喔……媽媽……要……被我……的親……丈夫……幹……幹死……了……啦……心肝……親爸……爸……呀……好……好爽……喔……花……花心麻……麻了……啊……我的爺啊娘……娘又要……啊啊……又……又來……了……媽媽……又……又要……洩……了……」  媽媽剛才的高潮餘韻還未過去,一個新的高潮又來了,我抽插的更是得心應手,越插越快,大雞巴和小肉穴相撞的「噗吱!噗吱!」聲和淫水抽動的「滋!滋!」聲,混合著媽媽小瓊鼻裏哼出來的浪叫聲充斥著整個房間,媽媽舒爽得猛搖榛首。  發浪翻飛之中,散發出一陣陣溫馨的迷人香味,我的大雞巴也不負媽媽所望地越幹越深入,已經把整根八寸多長的大肉棍頂到了媽媽的穴心子上,使她貝齒咬得吱吱作響,媚眼番白地大聲浪叫道:「美死……了……哎唷……哎……我的……親……親爸……爸……心肝……大雞……巴……親丈……夫……呀……我……我要……死……的……啊……啊……啊……呀……喔……喔喔……啊……我……我……我……的……大雞巴……親……親丈……夫……啊……啊……」  隻見她嬌軀一陣抖顫,長長地喘了一口氣,騷浪地洩出了一陣陰精,軟綿綿地癱在床上,昏迷過去了。  在她顫抖抖的嬌軀上,見她呈現著滿足的微笑,讓我太高興而驕傲了,我成功的征服了她,我的媽媽……  「媽媽!你醒了,還舒服吧!」  「唉!……媽媽……舒服……死了……哎唷……啊……媽……媽要……啊……快……快頂……嘛……媽媽……的裏……裏面……很癢……啊……喔……喔……嗯……」  她扭動著雪白的大屁股,一直對著我的大雞巴湊上來,好讓她的小肉穴跟我的大雞巴更緊密地配合著,她真是個嬌豔欲滴的大美女,再加上那淫蕩無比的浪叫聲,我相信不論是哪個男人聽到了,都會忍不住地操著大雞巴插幹她。  媽媽的嬌靨顯出非常受用的表情,喘著上氣接不著下氣,媚眼半閉,如癡如醉地張著櫻桃小嘴猛吸著氣,姣美的粉臉紅郁郁地浪得讓人不得不加快抽插的速度狂幹她。使她酥麻麻地好受極了,大肥臀的動作瘋狂地搖擺挺動,一股陰精,向著我的大龜頭上澆來,最後她又把屁股扭了幾下,叫道:「啊……啊……我……我怎麼又來……來了……啊……喔……好……好美呀……」  「夾緊騷貨,啊……用力呀……爺也來了,爺給你了……使勁啊……小婊子……我的好媽媽啊……」  媽媽聽後沒命的挺動她的大屁股,我在她的蠕動之,雞巴緊緊的頂在她的陰道盡頭,把一股股精液直噴向她的子宮裏裏。  「林……我的……林啊……你射死娘了,……媽媽舒服透了……啊……我的親爹……親兒子爺啊……」我和媽媽在痛快淋漓的高潮中酥麻麻地並疊著,隻見媽媽被我壓在身下,媚眼直凝睇著我,滿臉嫣紅的羞恥之色,大概她又想起了我和她的血緣關系,一股世俗的倫常之念使她不好意思面對著我。  「媽媽你讓我操了,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女人了,兒子今後要天天操媽媽」  「嗯!」媽媽含羞帶怯地微微點了頭……「我的爺啊……媽媽是你的女人,你一個人的女人,娘的穴今後隻讓我親兒子爸爸的雞巴操」說完不好意思的她忙把嬌靨藏在我的胸前,這嬌羞的神態,就如同剛開苞的新嫁娘,讓人又愛又憐。  我用雙手輕輕撫著她那又肥又嫩、又滑又暖的大屁股,道:「媽媽!我的大屁股翠蓮媽媽,兒子的大雞巴幹得你很美吧!今晚就是你和我的新婚之夜,以後我每天都要XXXX」媽媽含羞帶怯地微微點了頭,我再把嘴吻上她的小嘴,兩人互相吸吮著彼此的唾液,吻罷,四目含情地對望了一眼,簡單擦了一下,把雞巴從新塞進媽媽的穴裏,騎著她兩人相擁著沉沉睡去。  不知過了多久,我感到那原本插放在媽媽小穴中的陰莖一動,醒了過來,朦朧中感覺到媽媽輕輕的將我的雞巴退出來翻身坐起,我悄悄的睜開眼睛,原來天已經亮了,雖然昨天半夜的狂浪很疲憊,但是多年來的習慣還是讓她醒了過來,看到身上熟睡的我,一股難以言表的複雜情緒湧上心頭。  「天哪,我作了些什麼,昨天竟然和自己的親生兒子無恥的做那違背倫常的苟且之事,敗壞了自己一生的清白與貞潔。」  想到此不僅悲從心來,身體一動卻又馬上感覺到了我那還插在她穴中已經辰勃的雞巴,這是一個什麼樣的雞巴啊……是如此的粗大堅挺,如此的長,火一樣的滾燙,自己昨天就是在這根強壯有力的雞巴下意亂情迷、婉轉承歡的,兒子的大雞巴讓她嘗到了四十年來從未有過的快樂舒暢,已經有了孫子的她還從來不知道操穴會是如此的痛快,怪不得自己昨天會在兒子的操弄中放蕩不羈,胡淫亂語,什麼親爹大雞巴、我的大雞巴小爺操死我什麼的,一想到此不僅粉臉通紅,看著剛從穴裏拿出來的陰莖一陣肉緊,這個小畜生。  哎……歎了口氣,慢慢爬起來穿衣服,開始我以爲媽媽看著我的大陰莖會象書裏說的那樣,忍不住趴上去吃幾口,但是她沒有,爬在床上到處找被我昨天胡亂脫下的衣服,從眯起的眼逢中我看到媽媽撅起的肥白大屁股在不停的晃動,臀逢中緊緊夾著的是那突起成熟豐美的小穴,雖然有些腫脹但依然亮麗誘人,看的我心中不由的火起。媽媽  穿好衣服走到梳妝台前梳理起淩亂的頭發,從背後看著媽媽烏黑的長發和圓圓的屁股,我再也忍耐不住了,口裏亂叫著:「媽媽,娘……娘你在那裏……」假裝剛剛醒來。  「林兒,娘在這裏……啊……」  媽媽聞聲扭過頭來應到,但一看到赤條條站在炕上的我,巨大的陰莖不停的晃動著,身子不由得一晃羞怯的趕緊將頭轉了回去。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必应爬虫

    507525454@qq.com   

    © 2019 www.cdbrt.cn Theme by 充电宝影院青苹果影院